昨晨6點,石人北路一小區內,一名小伙子站在八樓露臺上。樓下,消防隊員搭起氣墊。
  小伙子要跳樓?其實不然,這名小伙子入室盜竊被抓現形,逃跑未果被圍堵於樓頂。眼看無法逃脫,他鋌而走險站到危險地帶。
  怕小伙子出事,從凌晨4點,青羊區府南派出所民警就給小伙子遞水遞煙遞早餐,進過一番苦口婆心的勸導,上午8點小伙子痛哭著走下露臺。
  半夜起床趕耗子
  屋裡站個陌生人
  石人北路100號小區是個老小區,小莫一家住四棟四單元7樓。昨晨3點半左右,小莫被屋內一陣窸窣聲驚醒:“我以為是耗子,連忙推了下我老公,喊他起來趕耗子。”
  小莫老公小黃起床一看,耗子沒看到,面前倒站了個陌生小伙子,手上還拿著小莫的手袋。小莫是公司出納,手袋里有7200元公款,這丟了可不得了。原本睡眼惺忪的小黃馬上清醒過來,立馬來搶包。小伙子拿著包逃進廚房,小黃還欲急追而上,小莫忙提醒:“莫追了,當心他反身傷人。”
  聽了小莫的提醒,小黃在廚房門口停下腳步,看著小伙子踩著洗衣槽,借力從廚房窗戶跨出,消失了。
  “抓賊抓賊”
  小偷翻身爬到頂樓露臺
  “看他跑出去了,我馬上大喊抓賊抓賊。”小黃的叫聲驚醒了很多鄰居。同住七樓對門的鄰居拿電筒一照,回小黃的話:“沒跑沒跑,還在你們樓頂上,在彩鋼棚上躺起耍手機。”
  小黃的父親老黃是小區保安,聽鄰居這麼一說,馬上拿著電筒、棍棒下樓,招來十幾位鄰居將4棟4個單元門口堵住。其他鄰居在樓上拿電筒照著小伙子,並隨時向樓下居民通報小伙子動向。居民越聚越多,很快就有上百位。小伙子有些慌,他爬起來踩著樓頂彩鋼棚從三單元走到一單元,試圖翻護欄逐層而下。
  一聽說小伙子往後面去了,樓下百十號人就齊刷刷跑到樓後圍堵。小伙子眼見逃不掉,索性坐在六樓雨棚邊沿,手拉防護欄,開始耍手機。
  在之前半個月里,小區連遭四起盜竊,居民們對此十分憤怒。這次抓到現行,居民們一邊圍堵,一邊報了警。
  警方到達現場後,眼見警察準備上樓,小伙子迅速向頂樓爬去。“動作之熟練,跟走到平地上樣,比蜘蛛俠還厲害。”小莫說,爬上頂樓之後,小伙子又返回三單元露臺上,站在露臺邊沿繼續玩手機,並向外窺探。
  送水送煙送早餐
  民警苦口婆心規勸
  面對小伙子這副“你們上來,我就下去”的跳樓姿態,府南派出所民警連忙請來消防官兵,併在樓下鋪起氣墊。民警疏散圍觀居民,併在周圍拉起警戒線。“通過這些,我們想表達一個意思,雖然他犯了錯,但我們還是很想救他,沒有放棄他。”府南派出所副所長鄭永彬介紹說。
  樓下一切安排妥當後,鄭永彬才帶著三名民警從2單元爬上八樓露臺,站在原地對小伙子喊話,“弟娃,你往裡面靠一點嘛。你犯的又不是好大的錯,何必冒生命危險嘛?你有父母,含辛茹苦把你養大,你要是掉下去了,他們咋辦嘛?將心比心,我的娃娃跟你一般大,要是他發生這種事,這種難受我很清楚。再說,你還年輕,犯點錯,還有機會改,這說不定是你人生向好發展的轉折點……”
  勸了一陣,鄭永彬讓民警下樓給小伙子買了水來。將水放在露臺時,民警認出小伙子叫小林(化名),今年二十歲,去年因盜竊被抓,剛被放出來不久。
  “小林,你這是何必嘛。你趕緊過來,我們一切從輕,就像去年一樣。去年我們、檢察官、法官是不是對你從輕了嘛……”知道小林要抽煙,鄭永彬又讓民警在露臺上給他放了煙和打火機。
  一句“趕緊來把飯吃了”
  小伙哭著走下露臺
  小林這時回頭望了一眼,鄭永彬覺得時機成熟了一些,於是往前走了約五米,繼續勸說:“小林,我們耗這麼久,又累又餓是為啥子,還不是關心你。覺得你還有希望,想把你輓救回來,要真是想抓你,不得這麼做……。”
  又勸了一陣,鄭永彬又叫民警買來包子和牛肉粉,給小林放在露臺上。刑警陳濤隨後慢慢走到露臺上,又一陣悉心勸說,原本站著的小林終於坐了下來。
  鄭永彬也走了過去,坐下對小林說:“趕緊來把飯吃了,跟我們下去,又沒得啥子大事,你看我們帶手銬沒得嘛,帶槍沒得嘛,我們銬都不得銬你。下去哪個都認不到你,我開私家車來接你,警車都不坐……”
  聽到這裡,小林突然放下手機,把頭靠在腿上痛哭:“我不想坐牢。”眼見時機成熟,鄭永彬上前將小林扶住。直到將其帶到安全地帶,民警們這才松一口氣。之後,又開著自己的私家車將小林接到派出所接受詢問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唐奇 攝影記者 王紅強  (原標題:送水送煙送早餐 民警4小時勸哭小偷)
創作者介紹

1902

ak03akas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