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件世界杯荷蘭隊球衣掛在馬航失事客機的一處殘骸上,附近居民在上面放上了一朵鮮花。17日,一架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波音777客機在靠近俄羅斯邊界的烏克蘭東部地區墜毀,機上乘客和機組成員共298人全部遇難。中新社發 王修君 攝
  18日,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17航班在烏克蘭境內墜毀後第二天,荷蘭斯希波爾機場依舊在繁忙運轉,航站樓內馬航櫃臺仍然關閉,空無一人。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有人用鮮花、卡片或遺像來哀念逝者。該航班17日從荷蘭起飛數小時後在烏克蘭墜毀,機上所在載乘客有189名荷蘭人。圖為民眾在荷蘭斯希波爾機場3號航站樓外鮮花悼念馬航逝者。中新社發 龍劍武 攝
  中新社阿姆斯特丹7月21日電 題:MH17空難:荷蘭國民傷痛未平
  中新社記者 龍劍武
  20日,星期天,清晨。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上空陰雲壓城,漸漸下起了小雨。雖然馬航MH17航班機毀人亡的慘劇已事隔三天,但荷蘭依舊沉浸在痛失192名同胞的悲傷氛圍之中。
  作為一座國際化的旅游城市,阿姆斯特丹街頭游客雲集,一如往常。但不少懸掛三色國旗的地方仍保持半旗致哀的狀態,似乎在提醒路人這個國家剛剛遭遇的重大不幸。
  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從當天起開闢一處供民眾弔唁的專門場所。中新社記者在市政廳內看到,悼念設施簡單朴素。一張普通的小圓桌子上,在素雅的百合和白色的燭臺旁擺放著一本悼念簿和一支圓珠筆。
  在二十分鐘時間內,共有十多位市民走進空闊的大廳,在燭光映照下默默地書寫感言寄語,用時雖或長或短,但一律神情認真,動作平緩。其間有人平靜等候,有人若有所思,氣氛顯得安寧肅穆。
  市政府新聞官羅伯特·威辛克告訴記者,馬航遇難乘客中有12人來自阿姆斯特丹。空難發生後,阿姆斯特丹市長範德蘭第一時間發表聲明向遇難者家屬致以慰問。這裡從上午8時起向公眾開放,範德蘭市長率先留言,此後陸續有市民自發前來憑吊。
  威辛克介紹說,據他所知,在來訪者當中有一些人是遇難者的同事。而從周一工作日開始,市府公務員也會集中來此哀悼。該處場地將繼續開放一段時間,以滿足市民追思的需要。
  荷蘭宗教界也希望通過宗教活動讓逝者安息,生者慰藉。據報道,來自基督教各教派的神職人員以及其他專業人士已與家屬見面,為他們提供精神和心理上的疏導幫助,並借助義工的合作保證每個家庭至少有兩人陪伴。荷蘭基督教會還呼籲全荷教堂為空難亡靈禱告。
  在位於阿姆斯特丹西面約15公里處的小城哈勒姆,著名的聖巴沃天主教堂當天上午舉行儀式,悼念墜機事件的全體死難者。在這場特殊的彌撒上,教堂內點亮了寓意遇難人數的298根蠟燭以表達哀思。
  斯希波爾機場3號航站樓一直是民眾祭奠的主要地點之一。記者在現場看到,航站樓外的玻璃幕牆前已擺滿了鮮花、卡片、蠟燭、照片等各類紀念物。由於馬航空難死者中包括85名兒童,這片特殊的花海中還點綴著泰迪熊、凱蒂貓等造型可愛的玩具,令人觸目傷情。
  機場方面除了用圍欄隔出這片空間外,還派出專人在旁值守。與最初不同的是,這裡增設悼唁簿,人們在桌前排起長隊依次留言,也有父母領著孩子,寫下一段段文字,放下一束束鮮花。
  家住阿姆斯特丹的戴安娜帶著一雙兒女前來留言獻花。她對記者表示,這樣做既為了已然辭世的人們,也為了尚在世間的家屬。此事對荷蘭來說是一場災難,讓她感到震驚和痛心。
  這位神色凝重的女士還說,也許人們最終很難知道事件的真相,不過她仍想藉此向外界表明這樣的事情絕不應該發生。全世界都應從中吸取教訓,今後永遠都要避免再次出現類似的悲劇。
  在國民的心靈創傷遠未平復的同時,圍繞這場牽涉多方、局勢複雜的空難尚有眾多謎團待解,由於西方輿論幾乎一邊倒地將矛頭指向俄羅斯,再加上尋獲遺體、進入現場等問題愈顯急迫,荷蘭媒體似乎又陷入一種焦慮當中。雖然空難進展、悼念活動等消息均是報道主流,但也有“凶手”、“謀殺”等帶有“輿論審判”之嫌的情緒化語言見諸報端。
  此外,在荷蘭政府處理善後的表態問題上,公共輿論再次出現分歧。《電訊報》的一篇社論指責政府不敢明確控訴的做法太軟弱,《人民報》的文章則在質疑真相難尋,而《共同日報》卻態度鮮明地支持官方立場,直指“感情用事是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的”。(完)
(原標題:MH17空難:荷蘭國民傷痛未平 各地降半旗致哀)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
1902

ak03akas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